赛事热点报到
您现在的位置:28365365 > 赛事热点报到 >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张永军:财政政策作用亟待放大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admin 时间:2019-06-27

    

[摘要] 在今年准备财政预算,已经明确提出今年的税收收入增速会有所下降,为了应对这样的情况,财政政策中也有关于挖掘收入增长、增加国有企业增加利润上交以及盘活存量的财政资金等多种方法

时代周报记者 王心昊 发自广州

6月中旬,财政部公布今年1―5月财政收支情况。

数据显示,1―5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达到89919亿元,同比增长仅为3.8%。其中,由于减税降费政策持续发力,税收收入增速回落明显。今年前5个月,税收收入累计增长2.2%,远低于去年同期增速;但非税收入11426亿元,同比增长16.1%。

尽管财政收入增速处于低位,但财政支出力度有增无减。1―5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同比增长12.5%,远高于财政收入增速3.8%,执行进度比去年同期加快。支出同比增速最高的三项分别是交通运输、科学技术、节能环保,均超过29%。

从公开数据来看,财政政策加力提效仍在路上。回顾过去半年,积极的财政政策实施效果如何?进入下半年,财政政策又将如何进一步担起解决中国经济结构性问题的重担?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了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张永军。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张永军 (1).jpg

(时代周报:Q  张永军:A)

财政前移避免突击花钱

Q:1―5月的财政数据反映出税收增速下滑幅度明显,但非税收入增长非常快。为何会出现这样的现象?

A:财政收入增速下滑,一方面说明减税降费政策已经充分发挥作用;另一方面也反映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在国家如此大力度的减税降费政策下,税收收入增速的下滑是必然结果。

关于非税收入的快速上涨,应该一分为二来看。从财政部公布的数据看,非税收入的上升主要来自企业增加利润上交和服务资金,这可以看成是在减税降费过程中,政府积极应对减税降费带来的财政收支平衡压力、主动挖潜,做好非税收入收缴工作的结果。

另一方面,非税收入的迅速上涨,是因为它去年的基数相对较低,因此其上升幅度显得尤为之大。去年1―5月的非税收入是9840亿元,与前年同期相比下降9.5%,且去年全年的非税收入一直处于下降状态—即使今年的非税收入只是恢复到前年的水平,增速也有可能达到两位数。

两相比较,1―5月财政总收入近9万亿元,税收收入近8万亿元,非税收入仅略多于1万亿元,两者之间的比例,决定了非税收入的上涨很难完全弥补由减税降费带来的财政收入增速的下降。

Q:单从5月财政收支来看,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下降2.06%,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同比增长2.08%,比1―4月累计同比增速大幅回落13.12个百分点。财政前移意味着后续发力空间受到一定限制。这个难题要靠什么来解决?

A:近几年中央一直强调加快财政资金的拨付进度,因为前些年常常出现拨付资金在上半年拨付得慢,但下半年却出现集中拨付的情况。对于很多的地方政府和企业来说,完成财政预算的压力的确存在,如果资金拨付较多集中在下半年,又要在年底前全部花完,“突击花钱”这种低效的财政支出是无可避免的。

财政支出前移,能够让资金按照之前的预算按期进行拨付,对地方政府和企业来说,也能有更充裕的时间进行安排,使用效率能够进一步提高。

从今年来看,财政前移,的确有可能会对下半年的财政带来一定的压力,但我相信这种压力是中国财政体系能够承受的。在今年准备财政预算的时候,已经明确提出今年的税收收入增速会有所下降,为了应对这样的情况,财政政策中也有关于挖掘收入增长、增加国有企业利润上交以及盘活存量的财政资金等多种方法。下半年的财政收入开拓,将围绕这些路径进行。

Q:具体来说,下半年财政收入,会从哪些具体收入得以改善?

A:由于作为最大税种的增值税下调幅度明显,税收收入减少在下半年仍会持续,甚至不排除个别月份税收收入同比出现下降,但在进出口以及国内消费税方面可能会有所改善。

在出口退税上,1―5月的出口退税额为6161亿元,同比增长10.8%,这个增速可能会在下半年有所下降。作为财政收入的减项,出口退税额的下降能够明显减轻财政压力。

在进口关税和消费税上,下半年也存在明显的改善空间。从目前海关公布的数据来看,1―5月份仅有4月的进口数据是增长的,其余几个月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随着包括个人所得税等在内多项减税降费措施效果逐渐显现,由进口额增加而来的消费税和关税也会有上升的空间。

土地出让回暖将延续全年

Q:细看财政收入分类项,1―5月政府土地出让收入回升。这一态势是否会延续到全年?

28365365体育投注 (https://www.masjlysxx.com/saishiredianbaodao/2019/0627/536.html):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张永军:财政政策作用亟待放大